首页 > 北京代妈 > 红楼梦:那个从未露面的女人,才是贾迎春心底最亲的人
2020
09-24

红楼梦:那个从未露面的女人,才是贾迎春心底最亲的人

  “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,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,出身一样。如今你娘死了,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,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,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,怎么反不及她一半?”

  赵姨娘生龙活虎地活着,看见缝儿就向里钻,专好打听探春的动向。听见探春给了柳家的五百钱,就隔三差五地派个小丫头去要菜;探春给宝玉做了双鞋,就私下嘀咕,怎么看不见自己亲兄弟鞋搭拉袜搭拉。为给娘家要点丧葬费,不惜当面让探春没脸。

  探春劝诫赵姨娘,要她向周姨娘看齐。安静的周姨娘大约没有闹的资本,也不是闹的性格,影子一般地活着,只有忍耐又忍耐。

  所以,我想,赵姨娘幸亏是这么个脾气,她为自己的负面情绪找到一个出口,不然,除了憋疯,就是原地爆炸。主子里她真正敢聒噪的,也就探春一人。与其说她聒噪探春,不如说她在向女儿传递我过得不好的信号,想让女儿注意到她处境里的悲苦。

  邢夫人拿迎春娘和赵姨娘比,她说,迎春娘比赵姨娘强十倍。当然,邢夫人夸迎春娘,大约是人死了,构不成威胁,假若迎春娘活着,说不定她最先踩她。

  但,迎春娘比赵姨娘强很多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。不然邢夫人教训迎春不会那么理直气壮——她要迎春学学探春,也能博得上层重视和喜欢,好给她争脸。她的潜台词是:迎春你这个不争气的,白浪费了你娘的好基因。

  迎春娘和赵姨娘都是丫头出身,大部分丫头的梦想就是嫁给少爷。她们能顺利地梦想成真,生得美应该占很大比重,这不用说。

  那么,迎春娘和赵姨娘谁更美一点?这真不好说。非要比一下的话,大约赵姨娘更美些。这个判断是基于贾赦贾政的脾性。贾赦是略平头正脸的就收,又贪多嚼不烂;贾政要小妾有一半是想要个“红颜知己”,这是读书人的毛病,他肯定更注重“质”。

  赵姨娘的美和她放肆的青春活力,落在贾政眼里,摇曳成田野上一朵带露的野玫瑰。赵姨娘之于贾政的意义是,一个可供休憩的港湾,让贾政暂时忘记中年的烦忧和肩上的担子。

  而迎春娘身上一定没被赋予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寓意,她就是贾赦众多小妾中的一个。贾赦的小妾大都“倚红偎翠”,假若迎春娘特别一点,在众人里能一眼被认出来,女人风韵上或许是人淡如菊。

  总之,应该都是贾府的顶尖美女,强十倍一定不全是这一项指标,那就是强在为人处世上。

  首先,迎春娘必定会把邢夫人敷衍得非常好,不然邢夫人不会对迎春娘印象这么好。一定要举例子的话,大约和薛蟠娶来夏金桂时香菱表现出来的状态类似,积极主动地向主母示好,服侍尽心,乖巧听话。

  说到这里,有点感慨,如果夏金桂是邢夫人这种一味纵容丈夫喜好的性格,说不定香菱后半生就顺遂很多,不会那么早就“香魂返故乡”了。

  其次,对贾赦小院和整个贾府的人都敷衍得也很好。这个很不容易做到。迎春娘展现出来的大约是赵姨娘的反面。赵姨娘喜欢吵,迎春娘偏娴静温柔;赵姨娘喜欢争,迎春娘一定处处谦让;赵姨娘没心眼,迎春娘却左右逢源、周全照顾所有人的感受。

  于是赞美声四起,迎春娘成功跨入她的高光时段。我想迎春娘的后时代只有两人博得了全府上下交口称赞——一个是平儿,一个是宝钗,两人都是心思缜密之人,平儿处理事情就想到不要投鼠忌器,宝钗送礼物就要挨门送到,并不露出谁厚谁薄。

  迎春娘这个姐不在江湖,江湖仍有姐的传说的女子更像她们当中哪一个?根据《红楼梦》的一贯写法,我想,或者是兼而有之。

  你红,你大放光彩,人人都夸你好,你不想失去这巨大荣耀,势必催着自己更努力表现。所以,迎春娘,这样一个强人不管何种原因早早枯萎凋零,最终可以归到这一条上:她太想照顾所有人,太想让所有人开心,唯独忽略了自身安宁和健康的建设。

  这也不是妄加推断。比如凤姐,不说八十回后,她遇到怎样的人生灾祸,只说八十回里,为博得一个治家的好名声整日劳碌,好不容易怀了一个哥儿掉了,甚至得了血山崩还不知好好调养;秦可卿,看似完美妥帖,其实心内淤积了太多的惊悸和不安,久而久之,身体就垮了。

  有时候,你太想维持一种局面的时候,你反而就维持不了。它会从你的积极里生出一种反作用力,来否定你之前做出的种种,捣碎你的梦想,挡住你迈出的脚。

  再比如,柳家的太想把女儿送进差轻人多的怡红院,以致到了四处树敌而不自知的地步,以她柔软的个性,平日怎么会想不到这很危险,但她就是太心急了,结果事情演变成女儿被关押,后不幸夭折的局面;鲍二家的,太想和贾琏维持一种亲密的情人关系,以致想不到到主母房里成其好事,有时连跑都来不及。

  就像观众缘是个玄学一样,命运也是如此。赵姨娘什么都不会经营,看起来生活得很没章法,但她偏偏遇到还算珍重她的贾政;迎春娘很要强,也有手段,却逃不过命运的嘲讽与捉弄——她遇到的是贾赦,而贾赦随着时间的推进,走马灯似的换新人。

  尽管博得了所有人的喜欢,这又值什么?被那个老头一步步冷落的忧伤与惶惑如潮水般涌上来,淹没了迎春娘孤枕难眠的日夜。

  崩塌应该先从内心开始。迎春娘和平儿、宝钗最大的不同在于,平儿有善良打底,宝钗预备了退步,外力无法质疑内心的信念。

  而迎春娘是把自己置于舞台上,没有卸妆的时候,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,仿佛一个陀螺,不停地旋转着,自我催眠自己不会累。

  内心却兵荒马乱,荒草戚戚满地。她想不通明明自己比另一个女人强十倍,为什么那个女人日日受宠,而她,却被弃之如敝履?

  前两天,巩俐上了热搜,大家都说她胖了,批评她太不注意身材管理,可是,她每次红毯照的气场谁能比的了?工作是工作,生活是生活,能区别这一点的都是聪明人。

  倒不是号召大家都像赵姨娘一样总是放飞自我,也不是像周姨娘只知道忍耐再忍耐,而是,任何时候都懂得要做自己,为自己剪掉一些不必要的欲望的枝枝叉叉,比如迎春娘又何必非逼自己比别人强十倍?非注意贾赦恩宠有多久?爱自己,欢欢喜喜地做自己不好吗?

  精力过多放在别人身上,自己倒下去,吃亏的只能是自己的孩子。

  你看,迎春,因没了母亲,从小就躲着人群,明明众姐妹就在身边,却喜欢一个人在树荫下串茉莉花,一个人在家里读《太上感应篇》,有时连诗社也不参加。

  大家都拿着元春姐姐的奖品了,她没得着,却并不在意,这不是豁达,这是胆怯的自卑;嬷嬷拿了自己的凤钗去赌,不敢声张,这不是大方,这是懦弱的纵容。她没了母亲,就像只没了巢的瑟缩的鸟好不让人心疼。

  最悲剧的是迎春娘在贾府只能算个应景的人。就像穿着长衫站着喝酒的孔乙己,多了你,大家可以笑几声,没了你,大家照样喝酒过日子。用红楼曲子描绘就是,“也只是虚名与后人钦敬”。

   :樵髯, 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